您所在的位置:首页>>资讯中心 >> 温州女装:是偶然还是“预谋”
资讯中心

温州女装:是偶然还是“预谋”

  相对温州男装的气势和张扬,其“另一半”——温州女装,向来温婉而低调。

  然而最近种种迹象表明,一向低调行事的女装企业似乎打算开始行使另外一种“风格”。

  7月12日至14日,在国内服装业中最具影响力的展会之一——中国(深圳)国际品牌服装服饰交易会上,15家温州女装企业联手“出征”,这是温州女装行业第一次以团体形象参展此展会。笔者了解到,在此之前,一场自我更新的革命已经在数家温州女装龙头企业中展开。

  “处女秀”

  “这是一个全新的亮相。”温州服装商会女装分会的几个会长对即将启程前往深圳参加中国(深圳)国际品牌服装服饰交易会的15家女装企业的整体形象包装“卖了个关子”。他们知道这个第一次来得实在不容易。

  15家企业,140多个展位,总投资达到500多万元。

  对于向来低调行事的温州女装企业而言,这一次的确是“大手笔”。

  那么,是什么促成了温州女装这个“第一次”呢?

  “温州女装实力在国内并不缺乏知名度,温州现有女装企业共400多家,自创品牌100多个,2006年行业年产值达100多亿元,目前在国内已经形成深圳、杭州、上海、武汉、温州等女装发展区域。虽然大家优势明显,但是不可否认,温州女装与深圳、杭州女装相比,差距仍然非常大。如果大家再继续以前的单打独斗,温州女装的区域效应将无法得到充分地体现。”温州女装企业领头羊之一的婉甸服饰总经理蒋海如此说明,婉甸服饰也是这次极力支撑“处女秀”的温州女装企业之一。

  有关数据显示,深圳目前有女装企业3000余家,其中品牌企业600多家,自创品牌多达800多个,2006年产值超过1000亿元;而杭州现有女装企业800余家,2006年女装销售产值达430亿元。

  这几个数字深深地刺激着温州的女装企业。虽然同样是国内的女装重要生产基地,但是同领先城市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

  “是到了该有点行动的时候了。”去年5月份,陈迷丽上任温州女装分会会长,发挥区域效应就排上了她的工作议程。“深圳这次展示将是温州女装的一个转折点,改变虽然意味着冒险,但是同时也代表着新的机会。而这次亮相还有一个更大的悬念就是,参展的不少企业都将推出全新的形象。”

  蜕变

  就在温州女装动身参展之前,一场或明或暗的自我更新已经在众多温州女装企业中拉开序幕,这也是陈迷丽所指的悬念的核心内容。

  而陈迷丽自己所创的雪歌品牌也在其列。创建于1997年的雪歌服饰,在今年3月份的北京国际时装周上全新亮相,这次的新形象让很多人大吃一惊,因为跟他们印象中的雪歌完全不一样了。“大家现在的风格定位是更国际化。”陈迷丽这么说明雪歌的新形象。

  跟雪歌一样,差不多同时进行“改革”的还有数家温州女装的龙头企业。

  飘蕾在延续原先服饰风格的基础上,试探性地推出了一个全新的品牌——f/do,菀莎服饰则推出VLG新品牌,婉甸则推出全新的商业品牌——幕后工作室。就在一批品牌企业各自酝酿的时候,不甘寂寞的成熟的女装批发企业也开始萌发了进行新尝试的念头。金诗丹就是其中的代表,这家原本直接面对区域代理的女装批发企业,今年开始采用一种更接近品牌服饰的操作手法——召开订货会,请模特走秀,请客户代表现场观摩订货。“金诗丹开始有意识地走品牌之路了。”而好日子更是把开发设计整体搬到上海,以期产品设计开发上有质的突破。迪奈尔更加注重产品设计开发的深化和转型,使其在北方市场日渐“江山稳固”。

  “这是一次温州女装的大整改。”风笛服饰总经理王建瓯这么评价。

  整改意味着什么?为什么这次这么多女装企业“不谋而合”?

  “虽然温州女装目前的销售状态比较良好,但是大家也看到了一些弊端。因为目前温州女装的市场以南方为主,全国很多市场对温州女装还不是很认可。而从女装目前的发展态势来看,国际化的风格是一大趋势,温州女装若不改变,随时会被潮流淘汰。”

  当然,深圳、杭州等地的女装崛起速度也是促使温州女装加快整改步伐的原始动力之一。

  论资历,温州女装或许比深圳和杭州女装还“资深”得多。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地处沿海的温州感受到了中国港台服饰之风的吹拂。温州人靠敏锐的经商头脑和对先机的把握,相继涌现了大量的服装家庭作坊,生产女装的就占了相当一部分。上世纪90年代,做“定衫”逐渐兴起并风行一时。“定衫”成了今天的许多女装企业主的起点,陈迷丽、丁建秋、黄蕾、蒋海、陈大进……一大批优秀企业家从裁缝大军中脱颖而出。此后,温州女装逐步由小作坊走上品牌发展之路,并慢慢渗透到全国的每一个角落。雪歌、迪奈尔、雪凡妮、好日子、婉甸、飘蕾、卡布依等一批女装品牌脱颖而出,占据了江南女装的半壁江山。

  江南地位,温州女装一占就是好几年,福建等地市场的女性消费者对温州女装的认可度非常高。虽然在江南地区的市场地位保住了,但江南以外的地区,温州女装却极少有成功地突破者。这个时候,深圳和杭州等地的女装却以惊人的速度在崛起。

  “跟深圳和杭州女装相比,大家发现,温州女装的区域品牌效应没有得到充分地体现,当然温州女装目前的风格在某种角度看,是优势也是弱势,改革势在必行。而这次的改革其实也是为了打响大家温州女装的区域品牌进行的前期铺垫。”在温州女装出征深圳博览会前的碰头会上,笔者听到了这个声音。

  朝哪儿转身

  “当然选择改变是痛苦的,这意味着要放弃很多原来的东西,甚至是一些别人认为还好的东西。”雪歌的这次形象大改变让很多人看到了陈迷丽改革的决定。“雪歌完全颠覆了自己原来的风格,变化太大了。虽然很多代理商对我门这次的改革还持观望态度,但是我还是会继续坚持自己的决定,将改革进行到底。在今年三月份的北京国际服装博览会上,雪歌订货量反而出现下降。这是因为代理商在观望,他们习惯了雪歌原有的风格,对于新的形象还有个接受过程。”陈迷丽说。

  而与此同时,她也在酝酿新的决定。7月初,她到福建市场考察,接连走访了20多家代理商:“我在观察哪些代理商是可以和雪歌一起改变的,必要的时候我可能会放弃一些理念跟大家不同步的代理商。这是一个痛苦的抉择。”

  而支撑陈迷丽坚决地将改革进行到底的,是雪歌的改革方向———摆脱原先的江南秀气,迎合更时尚的潮流浪尖。为此,雪歌特地与意大利、中国台湾省等地方的优秀设计师进行了更紧密的合作。

  而这样的方向同样也是其他几家选择重新定位或重新推出新品牌的女装企业所认同的。飘蕾的f/do定位是高档女装,设计上更是完全走出飘蕾的风格,在走秀观摩会上,飘蕾的新品牌得到了业内人士的一致认可。菀莎VLG一经推出,则让其代理商眼睛一亮,反应极佳。

  “从某种意义上说,深圳的这次亮相是温州女装展示新形象的关键机会,同时也是新的形象是否能得到更广泛的认同的一次市场调查。既是来向兄弟省市同仁学习,也是给自己更多进取的动力。”女装分会秘书长郑旭峰表示。

  “温州”保卫战

  “不管是以团队的名义到外面亮相,还是大胆地自我突破,大家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打响温州女装区域品牌。区域品牌一旦得到提升和市场更坚定的认可,那么就会对企业发展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这远比企业自己单打独斗的效果要好得多。深圳女装的发展就是一个很好的佐证。其实大家企业可以选择其他的发展路径,像现在不少温州女装企业选择在上海和深圳发展,其中有几家发展得非常不错。而大家依然留守温州,那是因为大家对温州品牌依然充满信心。”王建瓯说。

  温州女装转身意味着冒险但是同时也意味着新机。

  其实,温州女装发展多年也有不错的收获,迪奈尔、雪凡妮、飘蕾、菀莎、卡布依、雪歌、麦娇奴、欧陆天使、圣卡萝、婉甸、风笛、索玛、仙娉莱等女装品牌在国内有了一定的知名度,企业一直有良好的发展势头。但从总体情况看,温州女装没有杭派女装突出的区域和设计优势,也没有深圳女装接近香港信息便利的强势,尤其很多企业在管理上没有突破,产品设计缺少灵魂,库存压力大,管理人才匮乏,有些企业把“铺摊”做大了,但产品开发和终端建设不到位。同时,国外品牌在国内贴牌加工的产品越来越多,使得国内女装包括温州女装在内,都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

  “大家想借这个机会,让别人重新认识温州女装。虽然温州曾经一度引领着国内服装潮流,但是现在福建、江苏、广东等地大力培植和重视品牌发展,杭州市甚至出台打造“女装之都”的若干意见,相比之下,温州服装包括女装的影响力有所减弱。但是大家相信,凭借温州女装自身的条件,再向上迈个台阶应该不成问题。”温州女装企业几位当家人对女装行业前途仍然充满信心。

  “三年后,大家希翼能在世界服装最前沿的巴黎做一场‘温州女装’秀。”今年春节,在巴黎访问当地华人侨界时,陈迷丽曾许了这个愿,现在她仍然这么说。

  温州女装,希翼转身看到的是阳光。

相关产品

锦纶加捻丝(尼龙加捻丝)

加捻锦纶丝

锦纶高强丝

锦纶长丝

锦纶有色丝线

皮革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