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资讯中心 >> 服装“零进场费”能行的通吗?
资讯中心

服装“零进场费”能行的通吗?

  不久前,知名零售企业国美与供应商海尔签订了总金额高达100亿元的订单,订单签署后,国美将不再向海尔收取合同外的费用以及“进场费”,双方交易更加透明化。同时,国美明确表示将对海尔、SONY、西门子和飞利浦免收进场费。

  由国美掀起的这场“零进场费试验”在家电零售业引起不小震动,但是,在对进场费同样敏感的服装行业却没有激起多少波澜。广东省一位服装企业的负责人先容:“我很希翼取消进场费,但是这很难实现。”

  “行规”

  6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五下午,福建人阿木走出位于安徽某地的Y商场。作为一家福建服装品牌的代理商,阿木刚刚签下了和Y商场的联营合同书,他所代理的品牌很快就可以进驻Y商场了。阿木有些担心——为了让自己代理的品牌能够进入Y商场,他不得不在合同中答应Y商场提出的某些苛刻条件,缴纳一些在业内被统称作“进场费”的费用。这些条件和费用让他感到压力。

  阿木先容:“这些都是‘行规’,因为想进Y商场的品牌很多,竞争激烈,就算是‘霸王条款’我也得签。”不过,在服装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阿木也承认:“进场费种类繁多,有时候真让代理商没法了。”

  在拿到的一份某商场经营合同中,有两处条款直接涉及“进场费”,另外还有“道具使用费”、“广告宣传费”、“折扣分摊”等费用。另外,商场举办“大型庆典及促销活动”,供应商应“以提供赞助等形式予以配合,并承担其让利金额的×%”。在整个合同书中,限制供货商的条款明显占了多数。

  阿木先容,如果想在Y商场大约40-60平方米面积的边厅位置开店,根据品牌档次不同需要交纳进场费10000元到10万元不等,还需要交纳30000-40000元的装修费和10000-20000元的装修保证金,首批上货的商品价值在10万元之内。要想把店开起来,总共需要10-20万元。

  深圳市棣仔服装有限企业副总经理刘海春表示,棣仔旗下的童装品牌JOJO拥有300个零售终端,其中四分之一设在商场。JOJO如果想进入知名商场都要付进场费,数目为3000-15000元不等。另外,如果和商场续约还要再交一次进场费,比如深圳××商场要求供货商每年续约时交13000元进场费。

  法规

  围绕进场费,从中央到地方已经出台多部法规政策。

  有的法规叫停进场费。5月23日,《成都市零售商供应商公平交易管理实施办法》出台。该办法明确禁止商场收取进场费、店庆费、合同续签费、装修费、条码费等10项收费。去年11月15日,国家商务部、发改委、公安部、税务总局、工商总局等五部委联合发布的《零售商供应商公平交易管理办法》明确规定,零售商不得收取签订或续签合同费,以及不合规定的条码费、装修费、节庆费、开业费等费用。2005年2月1日,北京市商务局出台的《北京市商业零售企业促销行为规范试行 》和《北京市商业零售企业进货交易行为规范试行 》正式施行,旨在规范北京商家恶性打折、返券风,叫停商场超市的“进场费”。

  有的法规规定对进场费收税。2004年10月25日,国家税务总局出台《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商业企业向货物供应方收取的部分费用征收流转税问题的通知》,规定对商业企业向供货方收取的与商品销售量、销售额无必然联系、且商业企业向供货方提供一定劳务的收入,例如进场费、广告促销费、上架费等,不属于平销返利,不冲减当期增值税进项税金,应按营业税的适用税目税率征收营业税。

  对于进场费问题,国家商务部部长助理黄海认为,真正解决的办法是靠供求关系,没有必要刻意出台政策法规去限制。

  而中国纺织工业协会法律专家梁晓辉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政府应该对进场费问题进行干涉,对销售渠道的价值和零售商利润作出评判。政府应该起到引导作用,限制压榨供应商的行为。

  是否涉及商业贿赂也是进场费争论的焦点之一。

  在拿到的某商场经营合同中,有这样的规定:在供货商和商场签订合同书前,必须签署《杜绝商业贿赂协议》。

  梁晓辉认为,判断进场费是否涉及商业贿赂,主要根据进场费是否写进合同中。如果进场费是明确写进合同,可以被国家征税,就不构成商业贿赂;如果是合同外暗中给予或收取的,就属于商业贿赂。

  一位男装品牌的代理商向记者透露:“想进商场的品牌很多,合同签定、进场费、产品采购单、货款结算‘大权’都掌握在商场手中,商场老总、部门经理、进货部部长、楼层经理、柜台小组长都要‘照顾’好,这样的‘公关费’是每个企业都不可避免的。”

  “暗中收取‘进场费’导致不公平竞争,影响产品质量,最终影响的是消费者的消费水平。”梁晓辉说。

  博弈

  “进场费是商场和供货商博弈的结果。”清华经管学院零售研究中心副主任、市场营销系副教授李飞先容。

  李飞认为,商场希翼吸引更好的品牌进入商场,限制那些成长中的企业,不愿承担风险,这是很正常的。进场费可以被看作商场设置的门槛,用来筛选自己需要的品牌。在商场和供应商的博弈中,谁适应市场谁才能有优势。

  在这场博弈中,成长中的品牌显然是弱势。棣仔企业副总经理刘海春先容,进场费已经占到企业销售利润的20%以上,企业压力很大。而且很多品牌都遇到过商场不合理的要求,比如没有合理原因地要求供货商调整场地、撤柜、提高收费等等。遇到这些情况供货方只能和商场谈判,但往往结果只能妥协。不过,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另外一些品牌则享受完全不同的待遇。不少商场为了吸引“大牌”服装品牌进入,树立形象,不仅不收“大牌”进场费,还要给予优惠条件。

  其实,商场的日子也并不好过。根据中国入世承诺,从2005年起国内零售业全面开放,外资被允许开设全资商业企业并深入中国二三线城市甚至农村市场。目前,世界零售50强中的伊藤洋华堂、沃尔玛、家乐福等14家零售巨头已经进入中国,这14家企业中的大多数即将进入快速扩张阶段。在即将到来的2008年,不仅日本大型零售商伊势丹将在北京开设分店,韩国乐天百货业也将在北京王府井大街开业。但有数据显示,北京市大型商场营业面积已是纽约、巴黎的8倍,而北京城镇居民的消费能力仅仅是它们的15%左右。另外,本土零售业竞争力还不能与洋零售巨头抗衡。日前AC尼尔森机构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本土零售企业的平均单店销售额仅为国际零售商的一半多一点,9%的利润率更是与国际零售商的24%相差甚远。

  李飞分析,目前国内商场经营越来越难,市场占有率开始停滞或下降。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百货商店占零售额的比重已从过去的80%以上降至40%-50%,而这40%-50%也正在被越来越多的百货店所分割。国内百货业已经进入成熟期,面临着两个困难境地:第一,因投资回报率降低要求减少投资,但成熟期竞争激烈又要求取得规模优势,而扩大规模的直接结果是投资增加;第二,因价格竞争要求降低经营成本,但成熟期又要求提高市场占有率,就必须加大经营促销投入。这使百货店陷入扩张和促销的两难窘境。

  转型

  “中国零售企业要想在激烈的竞争中赢得长久发展,就必须要获得竞争优势,而获得竞争优势的关键是培养独特的、无法被人模仿的竞争能力,实现差异化。”李飞说。

  李飞认为,由于目前商场处于优势地位,大多和供货商采取联营形式,并且将经营风险转嫁给厂家,但是,这种模式无法实现差异化。零售业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买断商品”,否则难以形成竞争优势。西方发达国家的商场就是通过买断经营才形成各自不同的特色,买断商品的益处是能够按照种类而不是按照品牌管理,商场能够进行若干种组合,容易实现差异化竞争,当然,商场承担的风险也相对较大。国内的商场目前应该做好“减法”和“加法”。

  减法即减少单体店的营业面积,减少经营品种,重点经营某一类或某几类具有经营优势的商品,实现专业化。国外就有很多汇集若干品牌的专门销售某一类服装的专业零售店,国内市场上,专门的儿童服装店和老年人服装店还有较大的市场空间。加法即多店铺、连锁化发展,突出规模优势。实现专业化和规模化是现代商场生存和发展的必经途径。另外,商场要建立一套客观的评价体系,对品牌进行有效的评价,如果实现了这一点,进场费就“可有可无”了。

  “进场费向国内服装业提出一个命题——产业提升。国内的中小品牌企业要自强,只有自身强大了,才能在和商场的博弈中取得话语权,”梁晓辉说,“是否需要交进场费、交多少,取决于品牌实力。商场青睐大品牌是因为它们对商场的形象和利润贡献大,因此,国内企业要打造更多名牌,提高产品附加值和品牌价值。”

相关产品

涤沦加捻丝

加捻锦纶丝

锦纶高强丝

锦纶有色丝

锦纶有色丝线

鱼网线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